五湖四海東臺人 · 東臺名景 · 東臺名品
首頁
>>東臺三名>>五湖四海東臺人
周聲濤:“人民哺育了我”
日期:2013-11-21 作者:朱亞龍 韓云龍 字號:[ ]

 
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原黨組書記、常務副主任,第一位東臺籍中共中央委員

                      

  人物簡介:周聲濤,男,漢族,1944年4月生,江蘇東臺人,1966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66年9月參加工作,中央黨校在職研究生學歷。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原黨組書記、常務副主任,現任中央督導組組長。第一位東臺籍中共中央委員。

  2002年11月,黨的十六大在京召開,周聲濤同志當選為中共中央委員。這消息,對于東臺人來說,很感振奮。因為在中共中央委員的名冊里,第一次有了籍貫是東臺的人。作為《東臺日報》的記者,自然萌發出采訪他的念頭,因為他是東臺人的驕傲。

  9月17日下午三時,冒著京城難得的秋雨,記者如約來到了位于京城復興門內大街45號的全國供銷合作總社。在插有黨旗和國旗的辦公桌前,記者與周書記面對面地開始了作為家鄉報紙在京對家鄉人的首次系列采訪。

  記者:您是東臺人中第一位中央委員,這是家鄉的驕傲。您在當選為中央委員后,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周聲濤:我是去年10月調到北京工作的。我想,中央的這個決定,既是對我在新疆工作的一個肯定,也是中央對長期在邊疆地區工作的干部的一種激勵。

  我在新疆任職時,先是當選為黨的十四屆中紀委委員,后又當選為十五屆中央候補委員。黨的十六大當選為中央委員,并不表明我的水平一下子提高了。中央委員有個代表性。

  要講想得最多的是什么,我首先感到的是責任重大。十六大閉幕后,黨和國家的許多重大方針政策,要通過中央委員會決策。我感到不能辜負黨的希望,要盡心盡責,一方面要堅持執政為民,另一方面要提高執政能力,包括個人的各方面水平。

  我是我們家、我們村祖祖輩輩的第一個大學生。我常想,我們這些人能從蘇北農村走到領導崗位,全靠的是黨的教育和培養,靠的是人民的哺育,因此,不能辜負黨和人民的期望,也包括家鄉父老的期望。

  [采訪提綱是記者見到周聲濤同志時才提供的,當記者把幾個問題全部提出來后,一句“隨便說說”,就使我們看到了一個謙虛、謹慎而又思維敏捷、深邃的周聲濤。]

  記者:新疆的地域占全國的六分之一,您在那兒工作生活了多年,能談談在那兒的情況嗎?

  周聲濤:我在新疆工作生活了35年,那可是我的第二故鄉。

   [提起新疆,我們看到周書記的眼里充滿了深深的眷戀,話匣子一下被打開了。]

  我是66屆南京師范大學畢業后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那時,學校數學系有兩個分配到新疆的名額。一位同學由于種種原因主動要求到新疆。我那時是學生干部,班上的團支部書記,又在大學里入了黨,看到還有一個名額沒有人報,憑著一股激情,我說,我去!當場贏得了同學們的一片掌聲,都說,你像個共產黨員。

  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一呆就是23年。先在伊犁的農墾四師七十一團當了兩年農工,開過拖拉機、放過馬。后來在團里的子弟學校當了兩年教師,然后到團政治處、伊犁農墾局分管教育。兵團恢復后任過農四師教育處副處長、政治部副主任。43歲那年,就是1987年4月,擔任兵團黨委常委、紀委書記。1991年擔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常委、紀委書記;1996年當選為區黨委副書記,兼了一年紀委書記、三年政法委書記,分管組織、政法和統戰工作。

  在新疆這么多年,我深深地感到:國家的統一、人民的團結、國內各民族的團結,是我們國家興旺發達的根本。我在農四師工作時,認識了一位哈薩克族的老媽媽,她自己有一個兒子,但又認我為他的大兒子。我也認她為媽媽。去年要離開新疆了,我除了去看望了當年一起到新疆至今還留在那兒的幾對夫婦外,還專門去看望了那位哈薩克族老媽媽。我說,兒子這一離開很難再有機會看您了,買了一只羊送給她,并給她留下了1000元錢。

  我在新疆工作了35年,無怨無悔!

  [說到這里,我們似乎看到周書記眼眶里在閃著淚花,更看到了他對第二故鄉的深情和他作為一名漢族領導干部對少數民族的深厚友誼。]

  記者:您還記得老家嗎?還記得兒時的生活嗎?

  周聲濤:怎么不記得呢?一草一木總是情。每次回家,走在家鄉的田埂上,感覺都不一樣,一種對家鄉的感情自然而然地產生出來。

  我的老家在安豐西邊的東光村,那時到安中上學,要過河,擺渡,一趟要有七八里路。我中學數學頂好,但在學校很調皮,現在看來,調皮的孩子有創造力。現在的教育過分強調學歷,我看還是提倡素質教育好。

  學生時代的生活很艱苦,不堪回首。上中學要帶米帶菜,吃胡蘿卜,那時沒有電,買油買不起,一人靠一個墨水瓶改做的油燈上“晚自習”……

  參加工作后,每年工作再忙,我都要回去看一看父母親,哪怕呆一晚,我感到欠父母的太多。我上大學不容易,畢業后就沒有認認真真的陪過父母,總在想,等到退下來后,第一件事就是好好陪陪父母。

我的父親今年92歲,母親88歲,他們深明大義。父親對我說過兩句話,我始終都記著。一句是自古以來忠孝難兩全。因而每次離家,盡管他們都流著淚,但從不拖留我。第二句是:兒子,不要當貪官。我很感謝父母對我的教誨。也一直按照父母的這一要求在做,并努力為家鄉建設做點貢獻。為人民服務,不是空的。家鄉的人民、父母都是人民,家鄉有什么事,我都努力去做,實在做不到也要盡心。也很感謝家鄉黨委、政府對我家的照顧。

   [采訪就在這樣無拘無束的交流中進行著。

  在采訪的過程中,不斷有電話打進來請示工作,我們真不好意思再打擾。見我們要告辭,周聲濤書記再三叮囑記者,快到國慶節,煩請你們給鄉親們致以節日問候。](原載2003年10月10日《東臺日報》 節選自《當代東臺人》)

2012年10月10日,周聲濤出席我市城東新區項目集中開工儀式 

他一直牽掛著家鄉

  10月26日,撥通北京周聲濤同志辦公室的電話,告之家鄉報紙想專訪參加十七大的東臺籍黨員的動議,周聲濤同志一如四年前接受記者采訪時那樣,很爽快地應允,因為他當晚將乘火車回家鄉,參加“中國歷史文化名鎮?安豐”授牌儀式。第二天下午,我們就與周聲濤同志見了面。

十七大的針對性很強,體現了可操作性

  我們采訪的話題,是從參加十七大盛會的感受開始,作為一位正部級領導干部,周聲濤同志對于黨的十七大精神理解非常透徹。

  他說,這次大會很重要的一條,就是明確提出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解決了我們今后舉什么旗、走什么路、沿著什么方向發展的問題,這是我一個很大的感受。說到這里,他告訴記者,自己深深感到我們國家改革開放到現在,確實取得了很大的發展。但對于這種發展,國際上有些人一會兒制造中國威脅論,一會兒又說中國崩潰論,實際上是不大喜歡我們的發展。我們黨內也有些同志,思想認識上還有些偏差。在這樣的情況下,旗幟問題就顯得非常重要,明確提出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就能更好地統一全黨、全軍、全國人民的思想。

  說到第二個感受,周聲濤同志的神情有些凝重。我們這些年發展確實很快,但現在的資源環境也確實難以承受。所以,十六大以后,胡錦濤同志提出了科學發展觀。我認為這是非常正確的。我們江蘇是魚米之鄉,經濟發展了,但水質污染很厲害。太湖的水污染了,這個問題如果不及早解決,將來投入的成本更大。現在,從使用化肥的面源污染開始,到土壤污染、水的污染,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夠解決得了的。

第三個感受就是,經濟社會要協調發展。外國人說,中國城市是發達國家的,農村是第三世界的。當然我們還屬于第三世界,但城鄉差別的問題,經濟社會協調發展的問題確實存在。這次大會強調了文化的大繁榮,這都很有指導意義。

貫徹十七大精神,關鍵在于抓落實

  在我們預先準備的采訪提綱中,我們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貫徹十七大精神,您覺得應當抓住哪些關鍵點”,不想這個問題與周聲濤同志的思考竟不謀而合。

  周聲濤同志指出,黨的十七大是在關鍵時期召開的一次十分重要的會議。這次大會,正如中央所說的,是一次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催人奮進的大會。大會回顧了我們國家改革開放29年來所走過的歷程,進一步闡述了科學發展觀的深刻內涵。對十六大以來5年的工作,進行了實事求是、恰如其分的估價,對今后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進行了全面部署,特別是以創新精神提出要進一步加強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這些都非常重要。十七大的精神,是指導我們今后各項工作的綱領。大會召開以后,很重要的一條,就是要把大會的精神傳達好、學習好、貫徹好、落實好。首先是要用大會的精神來統一思想、統一認識。在這個基礎上,才能用十七大的精神去指導實踐、推動工作,把十七大的精神與各個地方的實際緊密結合起來。

長江后浪推前浪是自然規律

  十七大前,中央調整了全國供銷合作總社、國家人口計生委和海關總署的黨組書記人選,周聲濤同志正是在這次調整中從黨組書記的位置上退下來的,加上這次十七大,中央也有許多老同志退了下來。因此,我們就向周聲濤同志提出了“你對退的問題是如何看待”的這樣一個問題。

  周聲濤同志顯得非常平靜,絲毫沒有思考就回答了我們的問題:

  落實科學發展觀,其中十分重要的一條,就是要把我們的領導班子和干部隊伍建設好。長江后浪推前浪,這是自然規律,誰也不能阻擋,這也是我們黨逐步形成的一個制度,到年齡就要退,讓新的同志上來。沒有這一條,哪里談得上幾代人、十幾代人、幾十代人的奮斗呢!我認為這很正常。說真的,我們這些人走上領導崗位,都是靠黨的培養。我個人大學畢業以后走上工作崗位到現在,我總結,一靠黨的政策,二靠機遇,三靠個人努力。現在年齡已到了,你還不退,那后面的人怎么上?要一茬接著一茬干啊。這很正常。黨的事業要保證后繼有人。

期盼家鄉能更好更快地發展

  周聲濤同志一直說自己是“東臺的游子”,但故鄉永遠是他心中的戀,即使遠在新疆時,只要有機會,他都會回到東臺、安豐,看一看家鄉的發展,看一看年邁的雙親。確實,他是時時刻刻沒有忘記自己是“喝東臺的水長大的”。

  這些年來,對于家鄉的經濟發展,他一直牽掛著并盡全力提供幫助:家鄉的人民期望能從家門口坐上火車到北京,他直接聯系溝通;家鄉安豐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鎮”,他不僅傾注了熱情,國慶剛回家的他又攜夫人共同出席這一盛事,并執意捐贈一萬元。當記者表達了一種對于他的感激之情時,周聲濤同志顯得很平靜:我只做了點牽線搭橋的工作。

  就是在這樣的交流中,周聲濤同志傾吐了他對家鄉的無限期盼:

  我是東臺人,有一份鄉情、親情。東臺這些年經濟社會的發展,都是我們耳聞目睹的。我們從東臺走出去的游子,看到家鄉的變化十分高興。東臺現在已經走在蘇北的前列,但按照又好又快發展的要求,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要轉變妨礙科學發展觀的思想觀念,解決阻礙科學發展觀實施的一些問題。我們蘇北物產豐富,但資源還是缺乏,在這樣的情況下,進一步解放思想,更新觀念,從解決民生問題入手,堅持經濟社會協調發展,我認為都非常重要。(侯愛平 朱亞龍 王建生) (原載2007年11月8日《東臺日報》節選自《當代東臺人》)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企鹅大冒险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