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東臺人 · 東臺名景 · 東臺名品
首頁
>>東臺三名>>五湖四海東臺人
吳為山:文心鑄魂
日期:2013-12-05 作者:王斯敏 字號:[ ]

  

  吳為山——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美術館館長、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所長,中國雕塑院院長,兼南京大學美術研究院院長,香港中文大學榮譽院士,英國皇家雕塑家協會成員,韓國仁濟大學名譽哲學博士、中國現代寫意雕塑理論創立者。 

   人物簡介吳為山,男,漢族,1962年1月出生于東臺時堰。

  吳為山教授,現為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美術館館長、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所長,中國雕塑院院長,全國城市雕塑建設指導委員會副主任兼藝術委員會主任,南京大學美術研究院院長、教授。美術學、設計藝術學方向博士生導師,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香港中文大學榮譽院士,韓國仁濟大學名譽哲學博士,英國皇家雕塑家協會成員(FRBS),英國肖像雕塑家協會會員。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第十一屆全國美術作品展總評委。 

  力倡“中國精神、中國氣派、時代風格”。首次提出“寫意雕塑論”和“中國雕塑八大風格論”,并以其“詩風蕩漾、文氣堂堂”、“形神兼備、氣象萬千”的獨特意象風格實踐文化理想和藝術追求。從事雕塑創作二十余年,創作了四百余尊歷史文化名人雕塑,遍布海內外。其作品《睡童》獲英國皇家“攀格林”獎(Pangolin Prize),《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大型群雕》、《天人合一——老子》獲新中國城市雕塑建設成就獎。 

  自1998年始,吳為山先后在美國瑞曼美術館、香港藝術中心、聯合國澳門教科文中心、臺灣中央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日本東京酉福畫廊等舉辦個人雕塑繪畫展。2006年7月,中國美術家協會等九家單位在中國美術館聯合舉辦《文心鑄魂——吳為山雕塑藝術展》,該展先后巡展于長春世界雕塑公園、江蘇省美術館。 作品收藏于中國美術館、荷蘭國家美術館、美國檀香山博物館、巴黎第四大學、英國菲茲威廉博物館等。 

  曾獲香港首位“包玉剛杰出藝術家”、“龔雪因杰出學人”、江蘇省“德藝雙馨”藝術家、第三屆全國城市雕塑建設成就展優秀獎(最高獎)、第十屆全國美展優秀獎,南京十大文化名人。 

  出版的理論專著有《視覺藝術心理》、《雕琢者說》、《雕塑的詩性》以及畫冊等十多部。中央電視臺《東方之子》上、下集報道。南京博物院設有永久性“吳為山文化名人雕塑館”,澳門理工學院建 “吳為山教授雕塑工作室”。韓國建“吳為山雕塑公園”,無錫建“人杰苑——吳為山雕塑園”。

 

  1983年畢業于東臺市時堰中學,兩次高考皆因差一分而落榜,后入無錫工藝美術學校學習彩塑, 1987年畢業于南京師范大學美術系并留校任教,后任雕塑教研室主任。1990年至1991年,在北京大學研修心理學碩士學位課程。1998年4月調入南京大學并創辦南大雕塑藝術研究所,同時兼歐洲陶藝工作中心理事、香港科技大學榮譽藝術顧問、韓國國際文化交流協會中國地區榮譽顧問等。

  近20年來創作了近600座中國歷史文化名人雕像,在海內外引起了廣泛關注。出版的雕塑集及專著有:《吳為山雕塑》、《吳為山雕塑繪畫》、《視覺藝術心理》、《兒童與藝術》、《中荷紅白藍藝術》、《為山畫黃山》、《雕琢者說》、《雕塑的詩性》等著作、畫冊十余本。

  1995年榮獲第三屆“徐悲鴻獎學金、科研創作獎”。2000年獲首位“包玉剛杰出藝術家”(香港科技大學)稱號。2002年獲“龔雪因杰出學人”(香港中文大學)稱號。2003年獲英國皇家“攀格林獎”。

  現為全國政協委員,民盟中央委員,全國城雕委藝委會主任,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所長,中國雕塑院院長,南京大學美術學院院長、教授,美術學、設計學、宗教學三方向博士生導師,韓國仁濟大學名譽哲學博士,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英國皇家雕塑家協會(FRBS)成員,英國肖像雕塑家協會會員。

  塑造別人,也“塑造”自己

  在藝術的世界里跋涉多年,吳為山塑造著別人,也“塑造”著自己。談藝術,談人生,談理想,他所展現的,有藝術家灑脫的外表,更有思想者精致的靈魂。

  曾經,有“同行”找上門來與他“談生意”:“你太忙,我有大把的時間,何不利用你的聲望接點活,我承包來做?”吳為山淡淡一笑:“藝術的創作是最自由和幸福的,任何人都不會把自由和幸福輕易地交給別人。”

  這就是吳為山對藝術的理解,他迷醉地享受著創作的過程。

  對中國人像雕塑,吳為山有著頂禮膜拜的虔誠。有人說,“西方人輪廓清晰,天生是雕塑”,他則力爭:“中國人何嘗不是一尊耐人尋味的雕塑?在混沌當中,深藏著一個溫良的、智慧的微笑,這是中華民族值得驕傲的群體像。”

  的確,他塑造的人像往往是微笑的,從“溫而厲”的孔子,到嘿嘿有聲的費孝通,笑出國人智慧的閃光。為捕捉這種閃光,他獨辟一條中西融合的蹊徑,并將其喻為書法中的“行草”——既有楷書寫實之工整,亦有狂草寫意之靈動。“我不迎合西方人,一味用西方寫實技法塑造中國人,往往很尷尬。要找到文化形式、文化創作過程和文化本體之間的同構關系,只有走出中國雕塑自己的路。”

  吳為山的雕塑為他換來了享譽業界的盛名,“大師”的帽子漸次飛來,而他卻從容地推開:“什么叫大師?他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和另一個時代的開啟。世俗的帽子戴在頭上,是很好看的,但往往會害了你的藝術。所以,帽子可以戴,卻不能戴得太大。”

  在誘惑與反誘惑的抗爭中,吳為山完成著藝術心智的成長。他把世間學者比作四種水:山間亙古飛流的瀑布、隨溫度冷暖而漲落的水流、不為人知的天然礦泉水以及景觀性的人造瀑布。自己的雕塑能夠經受歲月的考驗,成為永懸時代峰巔的不竭之水嗎?答案尚待時間來揭曉,但他清楚地知道,人造景觀的浮華與喧囂,絕不屬于自己。

  文心鑄魂。作品,是一個藝術家生存的姿態和符號。走進吳為山的人像世界,我們看到的,是藝術家對本民族文化的自信,是知識分子投身時代的擔當精神。

  他用底蘊深厚的作品,吹響了令人振奮的號角。

  他尋覓的,是雕塑藝術的中國語言;他接續的,是雕塑藝術的中國文脈。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企鹅大冒险免费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