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四海東臺人 · 東臺名景 · 東臺名品
首頁
>>分類新聞>>人文東臺>>東臺史話
舊時東臺城隍廟
日期:2018-01-22 作者:周啟汶 字號:[ ]

  明洪武三年(1370)朱元璋詔封天下神,規定都府州縣設立城隍廟,每年清明節、中元節、十月初一祭拜城隍。由朱元璋始作俑者刮起的這股“城隍風”,嚴格規定都、府、州、縣四級城隍制,將戰爭中犧牲的將領分封到各級城隍廟做城隍,城隍廟不得雜祀其他神靈。上有所好,下有所效。各地紛紛建起了城隍廟,相互攀比,規模越搞越大,幾乎與當地官署衙門相當,城隍爺成了綜合治理陰陽兩界的地方官。東臺建縣較晚,明朝中期為了抵御倭寇入侵修筑了一座土城,城隍廟始建于明崇禎元年(1628),嗣后又經過四次修建,歷時63年。清雍正三年(1725)推倒重修,乾隆三十六年(1771)東臺建縣后三年,由兩淮鹽運使東臺分司廳通判丁世隆主持擴建,初具規模,其建制與州府城隍廟旗鼓相當,大大超過縣級城隍廟建制;乾隆四十三年(1778)、五十三年(1788)道長孫長慶兩度募款增制,使道教在佛教興盛的東臺有了一席之地,且東臺城隍廟與興化茅山道觀等量齊觀,成為揚州府治下高郵、寶應、興化、泰州及里下河一帶著名的道壇盛地。

  舊時東臺城隍廟坐落在鼓樓大街北側分司廳通判衙門北面廣場上,由鼓樓街北的寺前巷入內,迎面而來的高大寬闊的照壁墻擋住人們的去路,繞過照壁墻,便看見城隍廟山門前有一條小河,河上架著磚拱橋往來交通,磚拱橋北面城隍廟前站立著兩尊漢唐風格雕刻精良的漢白玉質地的石獅。東臺城隍廟山門是一座四楹三開間樓宇,中間大門的上方有“問心”二字匾額,令人怵目驚心。匾下門廳兩旁分別站立著牛頭力士與馬面將軍的彩繪泥塑,且用木柵欄擋住,兩側廊檐下站滿各種類型鬼神:白無常、黑無常、摸壁鬼、吊死鬼、無頭鬼、瞎眼鬼、風流鬼、河落鬼、丈人鬼、癆病鬼,長廊站滿陰間的文武百官圣眾。這一切可以讓我們體味世俗道教是從封建儒釋教中間走過來的,佛教因果輪回的結合,儒教倫理綱常的滲透,凸顯道教鬼神迷信和宗教倫常成分,展示道教“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果報思想。城隍廟山門左右兩座門分別叫“男魂堂”“女魂堂”,平常基本上不會打開而緊閉著,只有在每年“中元節”期間(農歷七月十三至七月十五)才會打開,“男魂堂”“女魂堂”門洞內分別站著一尊獄官,虎視耽耽地看著進出城隍廟的善男信女。正中大門每天隨著廟里大殿上的晨鐘打開,又根據廟里做晚課的鼓聲即時關閉。山門背后有一戲樓,每逢正月十五元宵節、清明節、中元節、十月朝、冬至日都演大戲,不外乎勸人行善或因果報應之類的戲文,借世俗道教故事演繹,教育百姓要遵循封建倫理規范的約束。每逢上演大戲,大殿前面空場上總是圍滿了看戲的人群。

  從山門戲樓下往大殿走去,約莫有60多米遠的距離。始建于明崇禎元年的大殿凈高10米多,六楹九架六開間的大殿檐角四周吻脊多吉獸,歇山式的重檐屋脊中央有福祿壽三仙人塑像,窗欞格扇均雕暗八寶及法輪、香花、蝙蝠等祥瑞圖案。拾級而上,大殿迎門高懸一盞2米高的黃花梨材質六角形琉璃宮燈,里面四支2斤重的紅燭正在熊熊燃燒,把大殿照得十分明亮。大殿神臺佛龕內供奉一藍底金字神主牌位,中間寫道“邑主城隍輔澤協佑伯”,右側下方還有一行小字:“金蕩永賴天尊”。牌位背后為木雕城隍坐像,也是清明節、中元節、十月朝“迎神賽會”百姓迎駕叩拜的那尊城隍塑像。佛龕兩旁有一副對聯,上聯:“口是心非回頭難做主”,下聯:“想前悔后到此不能饒”。正中上方有一匾額:“你來了么”,給人心理造成強烈的震撼。大殿兩旁除了佇立十殿閻羅之外,左有文判官手拿生死簿,右有武判官手執金鞭。城市守護神城隍爺為老百姓祈雨求財,消災降福,求子,攘病,借壽、求簽,滿足百姓需要。比照唐宋時期以來陽間官衙設置“六部二十四司”而設置陰間“二十四司”,其中“地獄司”安排“上刀山”“下油鍋”“鋸倒”“磨舂”“奈何橋”等地獄刑法威懾世人,規勸人生在世莫作惡多做善事。

  歷史上東臺從屬泰州,分縣而治前設“同知(副縣級單位)”,東臺城隍廟主持道長由泰州城隍廟委派,為龍門天師百代正一派傳人。建縣后兩淮鹽運使分司廳通判丁世隆主持重修城隍廟,丁世隆一家信奉道教,其子早殤,城隍廟道長為感激丁分司修廟義舉,讓其子充“贊相”接受配享,塑像立大殿右側,世稱“丁相公”。大殿背后有香樟木雕塑的神像,俗稱“老戴”,其實即為土地爺,高二丈有余,五綹長須,不像城隍爺那樣有蟒袍玉帶的穿戴,但安置大殿城隍背后也能說明城隍和老戴的依附關系,正如老百姓所傳說的那樣:“老戴跪城隍,城隍跪老戴”。

  穿過大殿背后的回廊來到后樓正殿,后樓、大殿、前樓山門均為乾隆三十六年分司廳通判丁世隆所修,后樓上下六楹六大開間建筑,布局類似州縣衙門內院生活區:樓下中廳陰朝地府四名當差站兩旁,中央為頭戴冕旒,腳著皂靴,面容棗紅,五綹胡須,身穿朝服,彩繪木雕的城隍坐像。樓上還有城隍娘娘城隍太太彩繪木雕坐像,她們頭戴鳳冠霞帔,身著五龍團花龍袍,分別在左右廂房內坐于床沿,床褥被子帳幔一切如常,還有恭桶面盆腳盆,樓上還有一尊木雕彩繪城隍坐像。后樓中心位置供奉圣父圣母裝金塑像,圣父是武當真武大帝的父親,圣母為真武大帝母親,元仁宗曾封其為“啟元隆慶天君明真大帝”“慈寧毓德天君瓊真上仙”;明朝推崇武當真武大帝,圣父圣母像即為武當道教對真武大帝父母的尊稱。后樓東廳即為飯廳,道場,道士居住所在;西廳為會客廳,聯系大殿與后樓東西兩側有偏殿回廊相連,偏殿供奉九天威赫神靈及歷代道長主持神主牌位。東臺城隍廟系道教龍門天師百代正一派,歷史記錄傳承有序:第七代道長孫長慶,順延記錄有名望的道長主持有鮑來賓,馥字輩:戴馥禮、蔡馥田、朱馥興。本字輩:馬本圖、陸本真、祝本性、呂本華、薛本詠、戴本元。合字輩:馬合群、楊合俊、周合祥、時合碧。教字輩:張教慧、馬教良、祝教義等。上世紀四十年代末道長為楊合俊,楊道長魂歸道山后延續至今道長為馬教良。

  抗戰爆發以前,東臺城隍廟迎來歷史上最繁榮時期。道長戴馥禮整飭廟舍,在城隍廟西廳南開辟“放生池”,整個廟舍占地20多畝,殿堂及偏殿各類房舍110多間,職業道士30多人,廟祝、香火及炊事齋務10余人,不僅服務臺城及周邊鎮場,每逢中元節必然舉辦盂蘭盆水陸道場大型法會,吹拉彈唱的道教南樂余音繞梁,“且為仙樂耳暫明”,粗細樂交替演奏,粗樂以嗩吶為主,有《將軍令》《點將登位》《十牌子》《到春來》等曲目,細樂為笙簫管笛弦,有《朝天子》《燈月交輝》《四合如意》《萬年歡》《西板》《弓在上》等曲目,迷翻了二胡之鄉的東臺人。日寇占據東臺及解放戰爭期間,屢遭敵偽軍騷擾,敵機轟炸、拆毀城隍廟樓宇殿堂,廟中道士東躲西藏,廟中小道士參加抗日隊伍,道士楊合俊哥哥楊志林參加游擊隊,在曹一帶打游擊,解放后隨大軍南下先后擔任安徽安慶行署專員公署專員兼安慶市商業局長,這是后話。由于敵軍破壞,城隍廟內到處斷墻殘垣,不堪入目。解放后的1952年,縣總工會為了解決臺城建筑工人住宿問題,總工會主席孫學慶與道長楊合俊商議城隍廟搬遷,楊道長欣然答應,城隍廟遷至碼頭上1號(葡萄巷頭)。

  解放后,在地方政府宗教政策關懷下,東臺城隍廟獲得新生。每逢過年、元宵節,四鄉八鎮前來城隍廟燒香的信眾絡繹不絕,甚至一些小腳老太太乘船或由家人用獨輪車推著來城隍廟燒上一炷香,了確自己的心愿。盡管城隍廟現有面積不如以前,只有8間房屋,但一年到頭香火還是很旺的。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企鹅大冒险免费试玩